www.483.net有限公司欢迎你!

联系我们
地址:http://www.jtcigarro.com
当前位置:www.483.net > 艺术家 >
田世信的雕塑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以绘事为功德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4-27

丁竹君先生是荆楚画坛中比较活跃的一位画家。近年来,应邀于首尔、台湾、深圳、中山等地举办个人画展。作品也被多家美术馆收藏,迄今已出版画集四册。数百幅作品被各地喜欢他作品的人士珍藏。

红塬

丁竹君近期创作的山水画,可以用一些源于自然山水的印象来概括,当然,这样的一些印象,在水墨山水画的写意过程中,可以被转换为一种意象,或者,是一种心迹。而将它们认同为一种心迹,则是因为在墨彩斑驳的抽象痕迹中,我们不难找到人与自然山川的苍茫相映照的心理同构。

中国当代美术经过改革开放以来20 年的演进, 已经呈现了很大的格局和相当的丰富性. 艺术家在东西方文化的涤荡之中经过了痛苦的蜕变, 艰辛的探索, 勇敢的实验。将中国的当代艺术推向了继本实际初的20 年之后的又一个20 年的兴盛期。在这个历史时期中,各种艺术风格流派和艺术观念的消长沉浮反映了时代的精神走势和文化变革。到了本世纪最后的几年的艺术流变之中,东方性的问题终于从理论的呼唤入艺术实践的范畴。

荆楚之地,自古风雷激荡,形胜诸多。曰山者,东有大别、南有幕阜、西有武当、北有桐柏;曰艺者,战国有屈原、盛唐有孟浩然、北宋有米芾、晚明有三袁;曰江者,自西而东者,长江,自北而南者,汉江,自西南而东南者,清江;曰湖者、洪湖、东湖、汈汊、磁湖千湖之省,不一而是非功过。或有言:山高谷深出异人,艺术汇萃出大师;江湖之深出长蛟,江湖之远出忧患。李贽剃度于此,表达本来面目应常在,未说攀龙奈若何的意趣;李白移居于此,朗吟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情怀。

为什么彩墨能绘尽浩瀚尘寰?那些风花雪月、枯门锈锁、袅袅炊烟。为什么水中的火焰地旋天转?清冷的碎梦粉红一片。为什么醉笔不醉红尘,紫色的魂灵淌着血唱着生命的歌谣不断?

沈括曾在《梦溪笔谈》里说北宋有人画山水,是先当求一败墙,张娟素讫,倚之败墙之上,朝夕观之。观之既久,隔素见败墙之上高平曲折,皆成山水之象。心存目想:高者为山,下者为水,坎者为谷,缺者为涧,显者为近,晦者为远,神领意造,恍然见其有人、禽、草木飞动往来之象。了然在目,则随意命笔,默以神会,自然景在天就,不类人为,是谓活笔。

乡土性艺术在现代文化中的张力,在特定意义上是对文明的反驳和补充。因此民间艺术,原始艺术和乡土艺术对于现代艺术的形成有着重要的意义。每当历史处于文明的转型和文化的更新时期,民间艺术,乡土艺术和原始艺术往往成为艺术家寻找的形式母题。这一点已成为美术史所印证。例如西方的原始主义就曾是西方早期现代主义的一个概念,它的意思,按照马蒂斯的说法,就是返回到构成艺术语言的起点上去,追求单纯,粗犷又具有表现力的形式创造。田世信艺术的早期乡土性风格,是他特殊的生存体验所赋予的。他生长在北京,并在北京完成了大学教育,然后被命运安排到边远的贵州山区生活了二十几年。文化古都北京和贵州山区小县城在文明程度上的差异几乎可以说两个对应的极点。这种人生的境遇既可能窒息一个人的才华也可能促成一个人的事业。结局孰是,决定于人的信念和人格力量。田世信是具有艺术才情的,但是在他的艺术创造中起着更为主导的作用,这就是所谓的精神力量,是他强旺的生命精神使得田世信的艺术生命得到充分的生发和展开。

凡狂人者,必爱这片土地。狂之作用于政治,必摧枯拉朽,旋转乾坤;狂之作用于艺术,必天风海雨,大气磅礴。竹君先生既为楚之艺人,焉能不个性张扬,善养睥睨之气乎。看他的山水,胸中起层峦啸傲、岱岳风云;看他的笔墨,眼前如风来雨往、蚓蛰龙奔。凡善绘事者,必跌宕其表,锦绣其心;清癯其貌、寥阔其神。竹君先生怡情如此,遣兴如此。然后将自己的快乐通过画展与画集来与每一位朋友分享,是以绘画为功德,幸莫大焉!

是不是秋日凝重的夕阳想抹去春夏的残痕?是不是褐色里熬煎的果实沉甸甸?是不是白色的群山有了血腥的屏障而找不到炽烈的梦想?是不是这红塬是血和火、秋与春、尘与世的缠绵?

所谓景在天就,不类人为,就是明白地昭示了一种自然迹象的可贵,比如,后世评论从董源到米芾一派的山水画,也是推崇其所谓的近视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幽情远思,如暑异境。从山水画的角度而言,这是在宏大与精微、刻意与天然、物理与心绪、艺术与人文之间的一种上下求索,而且这种精神的渴望,不仅在于作者的创意,同时,也在于观众的领会。

田世信的雕塑艺术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以绘事为功德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在当代雕塑艺术之中,田世信的艺术澎勃着一种强旺的生命精神,这个生命的源泉不是来自文明和都市而是来自来自山野和荒蛮,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田世信的艺术是文明性和自然性冲突的结果。自人类社会进入文明史以后,文明性和自然性就一直在人的性格和人格中共存着。不幸的是人往往由于文明性的扩充面成为自大狂,以至淡忘了自己本是彻头彻尾的地球土著,淡忘了再造自然与自己从中走出的,真正的大自然相去甚远。然而,人类来自动物界这一根本的前提,决定了自己是永远无法超越大自然的最终律令的。西方文明发展到二十世纪后期出现的后现代和对工业文明的反思,实质上就 是文明性和自然性矛盾冲突到一个临界点之后出现的,在这个时候一些哲人和思想家在进行文化批判之后而把目光转向了东方哲学和东方文化,并力图在其中寻得方剂和启示在这里,笔者无法对西方现代文明出现的问题作简单的判断,这一点我们的先贤在本世纪初就曾展开了深入的大讨论。我倒是认为这并非东方文明的先喻性,而恰恰是东方文明的恒长性使其重现了光采。并且东方文明不经过和西方文明的整合程序也是进入不了现代文明的。对文明性和自然性以及东西方文明的简要议论,目的是为分析田世信的艺术提供一个可资参照的历史背景,有了这个背景,就可以更好地认识田世信艺术的精神价值和文化意义。

作者系湖北省文联主席、湖北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湖北省文史馆馆长

这彩墨为什么能绘出这光灿灿的画卷?

当代的山水画,随着视觉艺术背景的变迁,大都已经脱离了山水的自然形质与面貌,写境转为造境,写意变为写心。前人所谓中得心源的法则,其实早已成就了山水画在主观表现上的多样变化和可能。

www.483.net

地址:http://www.jtcigarro.com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tcigarro.com. www.483.net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