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83.net有限公司欢迎你!

联系我们
地址:http://www.jtcigarro.com
当前位置:www.483.net > 艺术家 >
平静地燃烧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好友评价与印象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4-19

看张文江兄的画赏心悦目,前些天在群艺馆装表室偶然看到他画的几十幅扇面,笔墨酣畅,兼工带写,无论画面中的人物、山石、树木、花草、一勾一勒,一点一染,甚有师法,相当精致,以我看用六法衡量也不过分。看这些画好似和以前的张文江判若两人,以往文江先生的作品给我的印象总是豪气和帅气,而今却多了些静气文气,不知道是人过了中年的缘故还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还是以后多请教文江先生吧。

好不容易才在费家村一堆外形相似的建筑物中找到洪浩昌的工作室。进门后,摄影师选择地点给洪浩昌拍照,我则在画室里瞎溜达,一眼看见张一米五左右大小的人物画。画面上的老妇人面容和善,坐在蓝色沙发上,脚上穿着双凉鞋。这是画室中惟一的一幅人物画。

商报:您的画作是否有一个系列都喜欢用比较明快、艳丽的色彩?

在阿昌的心灵状态里,我被一种莫名的气息感动着!那种来自遥远而又熟识的哲人般的原始状态里,我仿佛回到了闲置已久的我都不记得的老家!

林玮

一直以为洪浩昌不会画人,或者说只画很小的人。但是很明显,他有着相当扎实的基本功,为什么放着这门手艺不用,却画很多平面化的风景呢?洪浩昌的回答有些超人预期:我不是不画人,只是对于画人的要求很高。上学画了太多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人,十分无趣,所以,现在只画在情感上无法绕开的人。比如那幅画中的老妇人?我暗自猜测着。

洪浩昌:这些色彩是最近在春天的时候开始用得比较多的。以前一直认为它们是装饰性的色彩,不是现实的色彩,但是画着画着,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环境中,尤其是在春天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喜欢,发觉用这样的色彩更合理。

阿昌其实更是一个记忆的通道

2007.11.9

至于那些散落在画面上的小得不成比例的人,有什么说法么?人太渺小了!洪浩昌说。那些特别小的人是从2006年才开始画的,起因是爷爷的去世。爷爷是村子里最老的老人,但终归还是走了,他的离世让洪浩昌感慨万分:人就像是草,连草都不如,草还可以春风吹又生,人却一去不复返。看看对面墙上一幅画着罐子的画,他又说:人真是脆弱得连一个陶罐都不如!一个陶罐尚可以历经千年,流传至今,人却只有短短几十年的生命,而且经不住任何的灾难。就因为如此吧,洪浩昌画面中的人总是那么不起眼,如同小草一样,或柔弱在巨大的静物旁,或隐匿在宏伟的建筑中。

商报:所以在您的画中经常可以读出非常纯净的感觉,好像能把人吸引到另一番景致里去。此外,您的画作常采用一种俯视的视角,宏阔壮观,仿佛从高山之巅俯瞰世间万般变迁。

让人被唤醒在被阳光直射了几千年后的某个偶然的日子里!生命与生命历程所组成的意志力被埋在高原的某个河谷中。岁月的清洗有时荒谬得离奇偶然!艺术的历史再一次将丘比特的箭直指那群曾经辉煌得让人嫉妒,而后又转瞬成为背井离乡的悲剧英雄们的后裔!这种卓尔不群的基因在一定程度上是永恒地埋藏于这群生命体的接力中的

张文江先生对笔墨情有独钟,总能较熟练的操作用笔,并能恰当的控制笔锋的节奏起伏,在他的笔下呈现出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近两年来,他对古代文人士大夫等形象有较强烈的表现欲,对传统的理解和继承,特别是对小写意画法的探索,在继承仼伯年小写意画法的基础上,并能有所发展,有所创新。在画面的构成因素上,在笔墨框架的组合上,在技法表现上丰富发展了中国画的绘画表现语言。文江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比较主要人物的神态塑造,在写实的基础上略加夸张,突出表现人物的拙,但在笔墨上运用的则巧。

感叹过后,洪浩昌将话题转移到画面本身:这样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希望能够消解以前的画种概念。他说自己大学念的是综合绘画系,所以一直想在画种的综合上做一些突破。以前的画大致分人物、景物、风景几个画种,他希望自己的画没有这些区分。它们既是静物画,又是风景画,画面里硕大的物品,既可以当静物,也可以当风景,从而为平面绘画开拓一条新的道路。

洪浩昌:对,你很敏感。

云南,以他特有的冷藏库冷藏了历史留下的一群群国宝级的生命群落,为以后替历史超脱的需要而预留的另一种力量!这就成就了目前云南艺术家群落的群雄现象!

杨健生

在当代艺术一窝蜂反映社会问题和政治主题的时候,在画面上下这么大功夫,就不怕被别人批评不具备当代性吗?听到这个问题,洪浩昌笑了:已经很多人批评了。但是他对此有自己的看法:所谓当代性是没有一个准确定义的。它既不能从形式上,也无法从时间上定义。所以面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潮,尽管他也兴奋着、激动着,但更多地是看到了其中存在的硬伤。在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下,当代艺术家们过多地背负了应该由社会学家、历史学家背负的担子,从而忽视了绘画本身。当代艺术不乏很多优秀的作品,但多半感觉比较冰冷,难以打动观众。大概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吧,洪浩昌没有将自己的作品归为当代艺术,他更愿意从自身挖掘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比如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不忘经营漂亮的色彩、精致的构图

商报:在这样一种语境中,人变得很渺小。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内心深处留有一大块自留地,尽管江南给我的形式语言为我带来了荣誉和小名气,北京的符号与气质又为我添上了些标志性的东西,但内心并不安,更不满足或者荣耀于现在的艺术品质,如今终于有所觉醒!那就是怎样从内在的创造力回到云南

2007.11.08

洪浩昌喜欢谈很深很大的问题,恐怕缘于他极强的社会责任感。这个云南汉子,不光要当好一个艺术家,同时还扮演着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艺术普及者。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在为打破画种界限做努力,作为一个艺术推广普及者,他正积极地在老家昭通建立一座专业的美术馆,免费向大众开放。听过太多艺术家抱怨中国大众的审美能力,抱怨艺术作品没有办法被普通人接受和理解。但是,以一己之力去改变这种现状的人并不多,洪浩昌是其中一个。

洪浩昌:对。在大自然的环境中,我们不得不承认,人是很弱小的。

感谢阿昌!

www.483.net

地址:http://www.jtcigarro.com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jtcigarro.com. www.483.net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